四方集運查詢香港 > 威海要聞

英雄昆嵛山的驕子——昆嵛山紅軍游擊隊領導人鄒恆祿

2020-11-12 編輯: 宋倩

“一一·四”武裝暴動後,白色恐怖籠罩膠東。1936 年 2 月,暴動參加者鞠文儀(1948 年遼瀋戰役中榮獲“塔山阻擊戰守備英雄團”稱號的二十八團團長)被敵抓捕罰做勞役。4月的一天,鞠文儀做勞役幹活時,遇到戴着草帽、揹着席簍、裝扮成農民進城的鄒恆祿。説到很多黨員被砍頭掛在城門上,鄒恆祿問還敢不敢幹?他堅定回答:敢,敢幹!就是這位英雄團團長鞠文儀,在他《憶和鄒恆祿同志在一起時的幾件事》裏,傾訴着自己對這位革命引路人的敬仰之情!

鄒恆祿

少貧持家 傾心革命

鄒恆祿,又名鄒青言,化名俞可範,黨內代號“石匠俞”(因為母親姓俞)。1901年3月出生於山東省文登昆嵛山南麓的林子西村。兄弟 3 人,他為兄長,父親鄒連羣因病難理家務,支撐門户的重擔過早地落在年幼的鄒恆祿肩上。因家庭生活窘迫,他讀了兩年書就不得不輟學務農,當過貨郎,幹過石匠。

鄒恆祿的母親俞寬增

鄒恆祿走上革命道路是從“農會”開始的。1932年,鄒恆祿在村裏聽説有個“農民協會”組織,那裏面都是農民,大家聯合起來,可以抗租息和苛捐雜税,他覺得很對心思。回家就向母親説起此事,母親很支持。鄒恆祿加入農會後,積極地宣傳、組織農民,成為該區農會的骨幹。

農會、工會等組織多是早期孕育共產黨員的搖籃,鄒恆祿在農會中的表現引起了黨組織的注意。1933 年春,中共黨員張連珠(鄒恆祿的表弟)以走親戚作掩護來到鄒恆祿家,用一番樸實的話語吸引鄒恆祿入了黨。入黨初期,鄒恆祿就有着把昆嵛山變成膠東“井岡山”的目標,當年,他就發展了 8 名黨員,建立了 3 個黨支部和若干黨小組。年底,文登老三區已有了36名黨員。

披星戴月 忘我革命

1934年1月,中共中央北方局派常子健隨劉經三到膠東整頓組建黨的組織。2月,在鄒恆祿家裏祕密地組成了以常子健為書記的中共膠東特委,鄒恆祿擔任特委委員兼文登縣委委員、特委聯絡員。後黨組織遭到破壞,常子健赴青島,共青團山東省工委又調鄒恆祿到青島海港碼頭做工運工作。

1935 年 1 月,張連珠從濟南獲釋回到膠東,在文登縣重新組建了以張連珠為書記的中共膠東特委。鄒恆祿從青島返回,擔任特委委員。特委按照上級指示精神,決定用暴動迴應國民黨的絞殺,於是震撼膠東大地的“一一·四”農民武裝暴動爆發了。

暴動分東、西兩路行動。鄒恆祿與程倫、曹雲章分頭組織西路暴動大軍。另外他還負責暴動的旗幟、標語和鈐記(指機關公章)等準備工作。鄒恆祿、曹雲章首先率隊到達午極村,衝進地主開設的隆裕油坊,分了浮財。接着暴動隊伍沿通海、白石村等地向松椒村開進,並一路打土豪,分財物,奪取地主槍支,12月1日到達松椒村。2日下午突遭國民黨軍第八十一師展書堂部千餘人的包圍。鄒恆祿等人一面組織還擊,一面向西山撤退,程倫、曹雲章被捕,鄒恆祿衝出敵人的包圍,輾轉到昆嵛山麓。

當鄒恆祿得知暴動失敗,並沒有灰心,數日後,他開始着手恢復牟平縣委並任書記。不久,在鄒恆祿、劉振民主持下,與於得水、王亮率領的兩支30多人突圍隊伍會合,從此這支紅軍隊伍以昆嵛山為根據地,機智勇敢地同敵人展開游擊戰爭。

共青團山東省工委給膠東特委的指示信

1936 年 4 月,在昆嵛山東坡山腰的“老蜂窩”山洞裏舉辦訓練班。鄒恆祿歷盡艱險,找同志,尋關係,籌措糧、油、菜等生活用品,巧妙地撇開了敵人的盯梢,祕密地送上山。訓練班雖因敵人的破壞而中斷,但它卻為以後的革命鬥爭和昆嵛山紅軍游擊隊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8月,臨時特委機關祕密地從文登遷至煙台。鄒恆祿隨同理琪前往。10 月,根據北方局的指示,將膠東臨時特委改為膠東臨時工委,理琪任書記,鄒恆祿任組織委員。1936年12月,理琪、鄒恆祿等人不幸被捕,膠東臨時工委遭到破壞。在濟南監獄裏,兩人遭到慘無人道的刑訊,但任憑敵人如何拷問,對黨組織的機密都不吐露半個字。

昆嵛山紅軍游擊隊老蜂窩訓練班使用的教材

躍馬抗戰 獻身革命

全面抗戰開始後,經黨組織營救,理琪、鄒恆祿出獄。1937年12月24日,在膠東特委領導下,以昆嵛山紅軍游擊隊為基礎,在文登縣天福山舉行抗日武裝起義,成立了山東人民抗日救國軍第三軍。天福山起義後,鄒恆祿在牟平、海陽及文登西部一帶加緊活動,積極發動黨員和羣眾參軍抗日,迎接“三軍”西上。1938年2月,鄒恆祿隨“三軍”西上。他躍馬橫槍,艱苦轉戰,奇襲牟平城,大戰青山、馬石店,攻克福山城,為開闢蓬(萊)黃(縣)掖(縣)抗日根據地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不久,鄒恆祿受膠東特委指派,先後到萊陽、平度、掖縣等地,溝通黨的組織聯繫,聯絡各地抗日武裝。3月間,到達掖縣剛建立不久的膠東抗日遊擊隊第三支隊。

1946年3月,在昆嵛縣人民政府一屆三模大會上,俞寬增獲贈“建國之鋒”巨幅匾額。

1938 年 9 月 18 日,“三軍”與第三支隊奉命統一改編為八路軍山東人民抗日遊擊第五支隊(年底,改稱八路軍山東縱隊第五支隊),鄒恆祿任司令部直屬騎兵連政委。1939 年 3 月,鄒恆祿在反擊偽軍劉桂棠(外號劉黑七)進犯根據地的戰鬥中,頸部被子彈打穿。在養傷期間,鄒恆祿得知醫院缺醫少藥,就拒絕服藥,他説:“我這點傷算不了什麼,把藥給重傷員吧!”

青山不語,豐碑永存。4月10日,鄒恆祿因傷口惡化,壯烈犧牲,年僅38歲。鄒恆祿的一生雖然很短暫,但膠東大地上卻踏滿了他的足跡,浸透了他的汗水,染上了他的鮮血,他的革命精神定將不斷激勵後人砥礪前行。(來源:中共威海市委黨史研究院)